劝将士

(共二则,一法戒、一戒)

茫茫宇宙之中,一切人民都是由天地所生养的苍生,都是为君王所护育的赤子。不幸遭遇兵荒马乱的年代,夫妻分散,母子别离。此时能够有条活路,不至于立即死在乱军之中,全靠军中将帅的保护。一旦遇上纪律松弛的军队,抢劫钱财,奸淫妻女,残杀性命,则无异于雪上加霜,火中浇油。我现在为千百年以后无路可逃的人们,拜求千百年以后的将士:请你们不要屠城,不要抢劫乡村,不要焚烧民房,不要掠夺妇女。见别人的父母逃窜躲避,要当成自己的父母彷徨无奈一样。见别人的妻女流离失所,要当成自己的妻女难分难舍一样。古人说:“财富权势绝非一家所专有。”当手中握有兵权却不能行善积德,就如进入宝山又空手而归。身为将士者,纵然不为这些天地生养的苍生考虑,不为这些君王护育的赤子考虑,难道不为自己的子孙后代考虑吗?愿君早自觉悟,自然福报无边。

二曹将军(《宋史》)

宋朝大将军曹彬,为人慈和谦让,从来不妄杀无辜。攻克遂州时,将领们都要屠城,曹彬不允许。他下令把军中虏掠的妇女都集中在一间房子,并派兵守卫。战事平息后,一一寻访她们的家人送还。失去亲人的,就备好彩礼把她们嫁出。攻打金陵时,曹彬在战前与众将领焚香立誓,攻下城池后决不乱杀一人。后来他的儿子曹玮、曹琮、曹璨,都当了将军。小儿子曹玘还被追封为王,其女儿就是光献太后。后世子孙荣盛无比。

当时还有一个将军叫曹翰,攻打江州时,由于久攻不下,非常愤恨,下令屠城,放纵士兵奸淫掳掠。他死后不到三十年,家道衰败,子孙中有在海边当乞丐的。

[按]作为领兵的将领,能够自己持身不染,固然很好。如果还能严禁军兵掳掠,岂不是更加可贵?曹彬下令保护的妇女,都是其他将领劫掠来的,决非曹彬自己所抢,又自己送还、自己嫁出。曹公可以说是千秋万代仁将的榜样。

支某(《现果随录》)

嘉善有一位书生支某,康熙己酉年(1669)春天,对朋友顾某说:“我这些天神情恍惚,好像有怨鬼跟着我。”他发病后,顾某请到僧人西莲法师,来他家中询问情况。忽然听到支某的腹中有鬼说话道:“我在明朝初年当副将,姓洪名洙。主将姓姚,他见我的妻子江氏长得漂亮,起了贪心。遇到有一个地方出现叛乱,他让我带领七百名残兵前去征讨,兵力太弱,结果全军覆没。姚某想霸占我的妻子,致使她也上吊自杀身亡。我怀着深仇大恨,等了好几世想要报复他。怎奈姚某晚年修行,次世成为一名高僧,第二世入翰林院成为一位大学士,第三世成为戒行僧,第四世成为大富人,乐于施舍,我都没有机会报仇。如今是第五世,本来应当在今明两年的科举考试中接连中榜,但因为他在某一年舞弄讼词,害死四位卖茶商人,被上天从官禄名册中削去,我才得以报仇。”西莲法师听他说得很有条理,就慈心加以劝解,承诺为他诵经礼忏以消解怨仇。鬼答应了,于是请西莲法师作佛事,支某的病立刻就好了。可是没过几天,支某腹中又听到这个鬼在说话。西莲法师责备他为什么又来?鬼说:“我已靠着佛力超生,决不会反复无常。现在来向支某索命的,是那四位卖茶商人,不是我。我怕法师以为我不守信用,所以特来告诉你。”说完就走了。不久支某病发,不出两天就死了。

[按]佛说:“假使百千劫,所作业不亡,因缘会遇时,果报还自受。”像这样偿还二、三百年前的业债,还要算是近的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总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