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有官君子

(附吏役,共五则,四法、一戒)

同样是人,有的劳心,当官治理他人。有的劳力,终身受人役使。有的享受荣华富贵,有的忍受贫穷困苦。这难道是天道不公平吗?其实还是由自己所招致。《诗经》说:“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”《周易》说:“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”今世富贵的人,都是前生修福行善所得。子孙能够享褔,全是因为祖上积德所致。这一切都遵循着必然的因果法则。然而享福的时候,还要注意继续修福。就像耕田种地,年年收获,还要年年播种。如果仗着权势寻花问柳,岂不是孟子所说的得人爵而弃天爵吗?难的是处于顺境,容易沉溺于享乐之中,因此而丧失善念,滋长淫欲之心。若能于此时蓦然悔悟,便是真正的福德深厚。

韩魏公(《宋史》)

宋朝韩琦任宰相时,买了一个妾姓张,容貌美丽。订立契约后,这个女子忽然落下泪来。韩琦问她是怎么回事?她说:“我本来是供职郎郭守义的妻子,前年他被部使者捏造罪名弹劾,所以才落到今天的地步。”韩琦为她感到难过,就让她先拿着钱回家,等她丈夫的冤情昭雪以后再来。张氏走后,韩琦为她丈夫申明冤曲,准备调任其它官职。张氏按照约定来到韩琦的家中,韩琦没有见她,而是派人对她说:“我身为宰相,怎能以士人的妻子为妾?以前给你的那些钱不用还了。”便把契约还给她,又给她二十两银子作路费,使她们夫妻重新团聚。张氏感激地流下眼泪,向韩琦遥拜后离去。后来韩琦被封为魏郡王,谥号忠献,子孙极为昌盛。

[按]宋代的司马光没有儿子,他的夫人为他买了一个妾,选了个时间送进书房,但司马光却不加理会。妾想试探他,就拿起一本书问他:“这是什么书?”司马光表情严肃地拱手答道:“这是《尚书》。”妾只好悄悄地离开。总之,只要欲心一淡,就能够把持住自己。韩琦能够见色不乱,全在于他的欲念淡薄。

曹文忠公(《广仁品》)

明朝宣德年间(1426~1435),曹鼐担任泰和典史。因捉拿强盗,在驿亭解救了一位漂亮的女子,这位女子便主动向曹鼐表示亲近。曹鼐说:“我怎么能侵犯一个处女呢?”就取出一张纸,写了“曹鼐不可”四个字烧了,整夜都没有动心。天亮后,找到她的家人把她领回。后来,曹鼐在参加殿试的时候,忽然有一张纸飘到他面前,上面有“曹鼐不可”四个字,他顿时文思沛然,考中了状元。

[按]人必须有所不为,然后才能有所为。“不可”两字之中,大有力量。

王克敬(《不可不可录》)

王克敬是两浙盐运使,当时温州押送的盐犯中有一位妇女,王克敬见到后大怒,说:“岂能抓捕妇女,押送千里之外,一路上与吏卒混杂在一起?这真是太有辱于礼教了!从今以后,凡是妇女,再也不许逮捕。”

[按]官吏拘捕犯人,往往会将妇女一同逮捕,这样做最损阴德。因为妇女的羞愧心比男子重得多。不要说辱骂逼迫往往会使她们轻生,即使是和颜悦色地询问,当她们一进到审讯案件的公堂,早已吓得魂飞魄散,成为终身的耻辱。自己之妻与他人之妻,不过贵贱略有差别。假如让自己的妻女跪在堂下,官吏威风凛凛地面对着她们,千万只眼睛注视着她们,她们的感受又会是怎样呢?像王克敬这样的官员,由于广积阴德,可以提前将家里院墙的大门修得高大宽敞,以备子孙显贵时供驷马高车通过了。

顾提控(《懿行录》)

江苏太仓县的官吏顾某,凡是迎送官员,都要借住在城外的江卖饼家里。后来江卖饼因为被诬陷与盗贼有牵连而被捕入狱,顾某为他申明冤屈。江卖饼非常感激,就把自己十七岁的女儿送给他作妾。顾某婉言谢绝,礼节周全地把她送回,这样往复了三次。后来江卖饼家更加窘迫,就把女儿卖给一个商人。几年后,顾某任职期满,调往京城,在韩侍郎府中办理公务。一天,韩侍郎外出。顾某正坐在门前,听到韩侍郞的夫人到了,立即跪在庭院中,不敢仰视。夫人说:“请起!您不是太仓县的提控顾先生吗?我是江家的女儿。父亲把我卖给商人后,他把我当作女儿,嫁给了韩侍郞作妾,不久又继为正房。我今天的富贵,都是您的恩赐。我正发愁不知该怎样报答您,没想到有幸在这里相遇。我要把你的事告诉我的丈夫。”韩侍郎回来后,夫人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他。韩侍郎说:“真是一位仁德的君子!”竟上奏给孝宗皇帝。皇上也很赞叹,让人查哪个部门有空缺的官职,委派他担任了刑部主事。

[按]施恩不受报,是顾提控的仁德。受恩必报,是江夫人的情义。为国举荐贤才,是韩侍郎的忠心。不拘一格任用贤良,是圣天子的明断。

刘差某(其兄向王姓者说)

清朝顺治壬辰年(1652),江宁的衙役刘某,到江北拘捕人犯,押回后关入狱中,需要十多两银子才可以赎出。囚犯说:“我有一个女儿,请你通知我家里把她卖掉来赎我。”刘某答应了,过江与囚犯的妻子商议,把他家女儿卖了二十两银子,都交给了刘某,但刘某竟然全部侵吞,据为己有。囚犯知道后,因悲伤过度而死去。过了十多天,刘某病倒了,自己说:“那位囚犯在东岳大帝那里告我,我的舌头快要被铁钩钩掉了。”不一会儿,他的舌头伸出几寸长,七窍流血而死。

[按]在衙门当差,正是修善积德的好机会。但像刘某这样的人,却要堕入畜生、饿鬼、地狱三恶道中去了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劝有官君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