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劝

(共二则,一法、一戒)

在无边无际的轮回中,众生的罪业深广如海,其中最难断除的就是色欲。世间万象纷繁扰扰,其中最容易触犯的便是邪淫。拔山盖世的英雄,因此而国破身亡。文采绚丽的才子,因此而身败名裂。从古至今,无论贤良与愚昧,全都在所难免。况且世风日下,古道沦亡,不仅放浪轻浮之人沉迷于色情场所,多才多艺的文人也慕恋风尘女子。嘴里说要节制欲望,欲望却更加强烈。耳中听到戒除淫欲,淫心却倍加旺盛。路边遇到娇美的女子,便不停地注目张望。闺中见到美丽的容颜,就情思缠绵难以排解。这都是由于心灵被肉体所驱使,理智被欲望所迷惑。相貌平平的女子,偶然打扮一番,就觉得像西施一样美丽。模样难看的村妇,一旦涂脂抹粉,便忘记了她原来的丑陋。

哪知道这一念邪淫之心,天地难容,神人震怒。若毁坏别的女子的贞操,就会在自己的妻女身上偿还。若是玷污了别人家庭的名誉,自己的子孙也受到同样的报应。断子绝孙的原因,无非是刻薄狂妄。妓女的祖先,必定是贪色的浪子。本应家财富有的,被上天的神明所剥夺。本应地位显贵的,被从科举的金榜中除名。在世时遭受责打、杖击、劳役、流放、死刑等酷刑惩罚,去世后堕入地狱、饿鬼、畜生三恶道中忍受罪苦。从前种种恩爱,在这里全成泡影。昔日的雄心壮志,到此时荡然无存。

普劝青年志士、才学名流,应当及时醒悟,破除色魔迷障。红润白皙的面颊,其实是带肉的骷髅。妆扮美丽的身体,不过是穿着衣服不断向外排泄的厕所。面对如花似玉的美女,也要像对自己的姐妹和母亲一样。没有犯下邪淫过错,须谨防失足。曾经做过此类恶事,务必悔改回头。更请展转流通戒淫书籍,使更多的人受到劝化,人人走出迷途,步入觉悟的正路。若以为劝人戒淫不过是迂腐之谈,请看冒嵩少所得的善报。如以男女风流韵事为佳话,金圣叹的结局便是前车之鉴。

冒嵩少(《冒宪副纪事》)

明代江苏如皋的冒嵩少先生,名起宗,己未年(1619)在科举考试中落第而归。在注解《太上感应篇》时,他对“见他色美”一句,下了很多功夫。当时帮助他抄写的,是他家请来的私塾老师罗宪岳。后来罗宪岳回到南昌,在崇祯戊辰(1628)正月时,梦见一个道士装束的老者,左右有两位少年陪从。老者手中拿着一本书,叫站在左边的少年朗读。罗宪岳悄悄听着,正是冒嵩少先生对“见他色美”这一句的注解。读完,老者说:“应该得中。”然后又叫站在右边的少年作诗,这位少年咏道:“贪将折桂广寒宫,哪信三千色是空。看破世间迷眼相,榜花一到满城红。”罗宪岳醒后,确信冒嵩少先生一定会中进士,就写信把这一吉兆告诉了他儿子。等到发榜时,冒嵩少果然登第,后来官职一直做到宪副。

金圣叹(姑苏盛传)

江南的金圣叹,名喟,学识广博,喜欢涉猎奇闻异事,才思敏捷,自以为世上没人能超过他。他写了很多含有色情内容的书,以此来展现自己的才华。他所点评的《西厢记》、《水浒传》等,对书中淫秽的内容,往往引用佛经加以评述,当时人们敬佩他的才华,因此流传很广。他还写了一本《法华百问》,以个人的错误见解擅自解释经文,混淆视听,贻误众生。顺治辛丑年(1661),忽然因事被逮捕入狱,后来竟被处死,暴尸街头。(原文作“荆某”,因为当时还有所顾虑。现在已过去很久了,所以特加订正。)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总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