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发心出世

(引经十则,八法、二戒)

从前释迦牟尼佛在祇园精舍时,有四个比丘在一起讨论世间什么最痛苦,一个说是淫欲,一个说是饥渴,一个说是瞋恚,一个说是惊怖,互相争论不休。佛说:“你们所讲的,都没能找到痛苦的根本。其实天下最大的痛苦,就是有这个身体。无论是饥渴、瞋恚、色欲、怨仇,所有这些痛苦的产生都是因为有这个身体。因此身体是众苦之本,祸患之源。”(《法句经》)

就拿淫欲来说,投生为女人之身,就爱慕男子。投生为男子之身,就爱慕女人。败名丧节,损福削寿,都是由此而起。即使有人能坚守贞操而得到富贵的果报,享受富贵的时候又不免造下恶业,一天所做的坏事要用一万劫的惩罚偿还,所得到的远远不能与失去的相比。即使享福的时候又能勤修善业,投生到天界,但所修的天福一旦耗尽,仍要进入痛苦的轮回。所以佛经上说:“转轮圣王统辖四大天下,飞行自在。但在福尽之后,却成了一只牛脖子上的虫子。”

因此可知,善恶因缘之中一切短暂的福报,都是导致堕落的原因。无论地狱还是天堂,同样都是无尽轮回的处所。如果不能发起出世之心,走上彻底觉悟的大道,而只是庸庸碌碌的今天修善,明天改恶,轮转于三途八难之中不能自拔,这绝不是一个血性男儿所当有的志向。然而曲调越是高雅,能理解欣赏的人就会越少,这句话可以送给那些具有善根智慧的人们。

如来降诞(《释迦如来谱》。此条虽无与乎戒淫,然欲为下文张本,不得不述应化原由,庶使一段大事因缘不至泯没耳。)

我们的本师释迦牟尼佛,在无量劫前,早已圆成佛道。为了救度更为广大的众生,所以化现出无数的身相,在无量的世界中处处示现,降生于其间。以我们这个世界的释迦牟尼佛而言,他是天竺国净饭王的太子。未降生前在兜率天宫,名叫善慧菩萨。当时天竺国有位国王名叫净饭王,王后名叫摩耶夫人,他们也都是过去的古佛,现身为国王、国母。菩萨乘着六牙白象,腾空进入摩耶夫人的右胁。圣母随即感到身体安乐,如饮甘露,当下便拥有了智慧与辩才。诸天的精妙饭食,也会自然到来。怀孕的月份快满的时候,圣母带着宫女在花园中游玩,举起右手,扶着波罗叉树的树枝。这时太子忽然从她的右胁诞生,放射出盛大的光明,遍照天地。无量诸天圣众,都由衷地欢喜赞叹。花园的地上忽然涌出两池香水,一冷一热,给太子沐浴。虚空中有九龙吐水,浇在太子的身上。四大天王抱着太子,忉利天王用天衣捧护。此时太子向四方各行七步,说道:“天上天下,唯我独尊。”净饭王正坐在宝殿上议论国政,忽然听到大臣敲打欢喜鼓,奏报说太子诞生。净饭王想用宝辇把太子载入宫中,这时毗首羯磨天神变出了七宝车,四大天王作为御者,诸天仙人在虚空中点燃奇妙的香供养太子。太子具有三十二相、八十随形好,十九岁出家,三十岁成道。这就是释迦牟尼佛降生的概况,详见《大藏经》中相关经典,这里不再详尽叙述。

不染世缘(《佛本行经》、《过去因果经》)

当时净饭王聘娶了耶输陀罗作为太子的妻子,举行了盛大的婚礼。接着又为太子娶了两位妻子,一个叫瞿夷,一个叫鹿野,于是太子就有了三位妻子。净饭王还建造了三座宫殿,选了三千名宫女,用于服侍太子。第一宫的宫女于前夜侍奉,第二宫的宫女于中夜侍奉,第三宫的宫女于后夜侍奉。宫中还演奏千万种音乐,昼夜不绝。那时太子在宫中,无论行住坐卧都与他的妻子们在一起,但却从来没有世俗的欲念。在安静的夜晚,他都在专心修习禅定,不曾有过夫妇间的性行为。

菩萨降魔(《观佛三昧海经》)

魔王波旬看到太子勇猛修行,想要破坏他的行持,于是四处纠集了天兵、毒龙、恶鬼,前往太子禅定的地方,个个手持刀枪火箭从四面围攻。此时太子进入慈心三昧的定境,完全受不到任何伤害。

波旬大怒,又派自己的三个女儿,戴着天冠,身佩缨络,容光焕发,乘坐七宝车,车上有华丽的宝帐。无数曼妙的天女演奏着天乐,身上的毛孔散发着美妙的香气。到了太子的前面,三个魔女下车合掌,姿态娴雅,徐步向前礼敬太子。手里拿着宝器,里面盛满天上的甘露献给太子,说道:“太子出生时,万神侍卫。你为何放弃如此尊贵的地位,到树下独自忍受孤寂呢?我们是天王的女儿,在欲界的六天之中最为美丽,愿以我们的身体侍奉太子,望太子能够满足我们的心愿。”

此时太子身心不为所动,用眉间白毫旋转放光,照向三位魔女。她们顿时看到自己身体内部,只见体内的脓液、血液、鼻涕、唾液、九孔、筋、脉、大肠、小肠、生脏、熟脏,里面有无数寄生虫爬来爬去嬉戏着。三个魔女看到自己身体的真实状况以后,当时就呕吐起来。又见自己的头部,一个变成蛇头,一个变成狐狸头,一个变成狗头。身后各自背着一个老太婆,头发花白,满面皱纹,犹如僵尸。胸前还各自抱着一个死去的孩子,从六窍中流着脓液。三个魔女惊恐不已,匍匐在地上爬着回去了。

丑诃美女(《杂譬喻经》)

释迦牟尼佛在世时,有一个婆罗门,他的女儿容貌端正,艳丽无双。他在外面悬赏说:“如果谁能说我女儿丑陋,我就把赏金奖给他。”过了九十天,竟然无人提出异议。他把女儿带到佛的面前,佛见到了就诃斥说:“这个女子非常丑,没有一处好的地方。”阿难对佛说:“这个女子真的很漂亮,您为什么说她丑呢?”佛说:“人的眼睛不贪着美色,便是好眼。耳、鼻、舌,也都如此。身体不贪着细滑,便是好身。两只手不偷盗他人的财物,便是好手。而这个女子眼睛贪着美色,耳朵贪着音声,鼻子贪着香味,身体贪着细滑,两手喜欢盗财,因此说她没有一处好的地方。”

佛破男欲(《出曜经》)

拘睒弥国有一个人叫摩因提,他的女儿非常漂亮,就把她带到佛前,想让她来侍奉佛。佛说:“你认为你的女儿很漂亮吗?”摩因提说:“从头到脚,无论从哪个角度看,没有不漂亮的地方。”佛说:“人的肉眼这么容易就受到迷惑!我看这个女子,从头到脚,没有一处漂亮的地方。你看她的头上有头发,头发就是一种毛,大象和马的尾巴上也都长着毛。头发下是头骨,头骨就是骨头,这和屠户家猪头的骨头也差不多。头部中央有脑浆,脑浆就像泥一样,气味臊臭扑鼻,扔在地上谁也不愿踩到。眼睛像一个水池,里面流出来的全是泪水。鼻子里有鼻涕,嘴里有唾液。腹部有肝、肺等内脏,气味都很腥臊。肠胃、膀胱里面盛着屎尿。人的四肢、手脚,一块块骨头彼此支撑。肌肉活动,皮肤收缩,全靠气息来带动。就像木人靠各种装置驱动,所以能做出各种表演动作。表演完之后进行拆解,各个部件彼此分离,头、脚等各个部位摆得到处都是。人的身体构造也是如此,请问哪个部分漂亮呢?”

佛破女欲(《摩邓女经》)

佛对摩邓女说:“你爱阿难什么呢?”摩邓女说:“我爱阿难的眼睛,爱阿难的鼻子,爱阿难的嘴巴,爱阿难的耳朵,爱阿难走路的样子。”佛说:“眼睛里只有眼泪,鼻子里只有鼻涕,嘴巴里只有唾沫,耳朵里只有耳垢,身体里只有屎尿,臭秽不净。结为夫妻后,行房时便有不洁的津液。津液交合,便会生下孩子。有了孩子,就会有死亡。有了死亡,就会有悲伤哭泣。你所喜爱的这个身体,究竟有什么好的地方呢?”

【注】摩邓女,又作摩登伽女,由于恋慕阿难,曾试图用幻术迷惑他。后来被佛度化,出家证得阿罗汉果位。

目连却妇(《禅秘要经》)

长老目犍连随佛出家修行,证得阿罗汉果位。他从前的妻子想与他重修旧缘,打扮得非常漂亮,前来引诱他。目犍连对她说了一首偈:“汝身骨干立,皮肉相缠裹,不净内充满,无一是好物。我心如虚空,一切无所着,正使天欲来,不能染我心。”

沙弥守戒(《贤愚因缘经》)

释迦牟尼佛涅槃后,安陀国有一位优婆塞,供养一位比丘和一位沙弥,天天给他们送饭。一天优婆塞全家都出了门,只留下一个十六岁的女儿在家,容貌非常美丽。由于优婆塞匆匆离开,忘了给比丘、沙弥送饭,到了吃饭的时候,比丘便派沙弥去取。优婆塞的女儿听到敲门,知道是沙弥,心中非常喜悦,就请他进来,作出种种淫媚的姿态,纠缠着沙弥说:“我家的财宝无数,如果你现在能满足我,我就作你的妻子。”

沙弥想:“我有何罪,遇到这种恶缘?宁可丧失性命,也不能破戒。可是要转身逃走,她一定会拉住不放,路上的人见到了,反而会受到侮辱。”于是就对她说:“你把门关上,我到房中歇一会儿,再满足你。”女子出去把门关上。沙弥进入室内,看到一把剃刀,心中很高兴,就脱下衣服,合掌跪下,对着拘尸那城佛涅槃的地方,流着眼泪发愿说:“我现在为了不破佛菩萨戒及和尚戒,决定舍弃自己的生命。愿我生生世世出家修道,圆满成佛。”于是就自刎而死,鲜血流淌。

优婆塞的女儿进来见到,欲心顿时息灭,极为悔恨,便将自己的头发剪断。父亲回家敲门不开,让人从墙上翻进去把门打开。他进来后见到女儿这个样子,吃惊地向她询问原因。他的女儿默不作声,心里想:“如果说实话,太丢人了。如果撒谎说沙弥想侮辱我,将来必定要堕入地狱受苦无边。”想来想去,还是说了实话。优婆塞就进到沙弥死去的房中,向他的遗体合掌作礼。国王听到了这件事,也亲自前往礼拜赞叹。耳闻目睹这件事的人们,都发起了菩提心。

抱眠罪果(《僧护经》)

僧护比丘从龙宫出来以后,来到一个地方,见到种种可怕的情形。这里的殿堂的墙壁、柱子,以及各种器皿,都是血肉形成的,烈火焚烧,里面的人们受尽痛苦。共有五十六中情形,详见经文。其中有两个沙弥,互相抱着睡在一起,猛烈的火焰焚烧他们的身体,没有片刻停息。僧护比丘离开这里以后,就去请问释迦牟尼佛。佛对他所见到的情形一一作了解答,并说:“你看见的两个沙弥,正在地狱中受苦。迦叶佛的时候,他们是出家人,因为在一床被子里抱着睡觉,所以堕入地狱,在烈焰焚烧的被褥中互相抱着受苦,至今还没有停止。”

业识化虫(《法句喻经》)

释迦牟尼佛在世时,有一位信佛的居士,平日供养三宝,努力向善。临终时,他的妻子守在一旁,非常悲伤痛苦。他听了很伤心留恋,命终后魂神舍不得离开妻子,就在她的鼻孔中变成了一条虫子。当时有位出家的僧人,见到居士的妻子悲哀痛哭,就说法劝导她。妇人一时涕泪交流,鼻孔中的虫子掉在了地上,她看到后不好意思,就用脚去踩。僧人急忙制止说:“快停下,不能踩死,这是你丈夫!”妇人说:“我丈夫诵经持戒,精进修行,别人都比不上他,怎么会是这个结果?”僧人说:“就是因为你舍不得他去世,在他临终时哭泣,触动他对你的恋慕之情,以致沦落为一只虫子。”僧人为虫子说法,虫子听后心生忏悔,命终之后生到了天界。

[按]临终之时最为关键,一念之差,前功尽弃,因此要格外慎重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劝发心出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