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求寿者

(共三则,一法、一戒、一法戒)

人体有精液,就像树有树脂、灯有灯油,增多就会茂盛,丧失就会枯萎。《解脱要门》说:“修行人若几十年没有动过欲念,精髓就会凝结,逐渐成为舍利。”道家的书上说:“若能不动欲念,人体的三焦内就会产生精气,使各处经脉得到滋养。”苏东坡说:“损害身体的事情虽然不少,但好色者必定早死。”无奈世人在淫欲关头,对于它的危害,到老都不能醒悟。每当淫火发动时就会产生欲念,欲念生起就会损耗精气。精气受到损耗,淫火就更旺盛。彼此互相引发,从而加速死亡。更有人服用壮阳的药物,助发欲火,煎灼五脏,对身体的损害更为严重。至于因为淫欲而亏损阴德,被上天削减寿命,就更不必说了。有志于健康长寿的人,岂能继续踏上这条自我覆灭之路!

范县尹(《迪吉录》)

唐朝有一个姓范的人,精通历数,他推算自己到了来年秋天,寿命和福禄都会结束。当时他接到了朝廷委派,要去江西任职,就拜访了一位算命先生。那位先生对他说:“你明年七月寿命将尽,何必去这么远的地方做官?”范某说:“我也知道是这样,不过还是想得到一点俸禄,为女儿置办嫁妆。”范某上任以后,买了一个婢女,问到她的情况,知道她姓张,父亲曾经在一个地方做官,是他从前的朋友。他为朋友家庭的遭遇而感叹,说:“我的女儿不愁嫁不出去!”就为朋友的女儿找到一个不错的女婿,用为自己女儿准备的嫁妆把她嫁了过去。范某任职期满回到京城,又遇到那位算命先生。那人见到他非常吃惊,问他是什么原因延长了寿命,他就把这件事说了一遍。那位先生感叹说:“你现在的福寿难以限量。”后来范某做了好几任官才去世。

[按]人若在健康时经常想想死的日期,那就没有什么善事不能去做,没有什么恶习不能戒除,只可惜很少有人考虑最后的归期。佛经中所说的“菩萨八念”是念佛、念法、念僧、念戒、念舍、念天、念入出息、念死,其中的含义很深啊!

【注】日者,古时根据星象和卜筮预测吉凶的人。

王某(思仁目击)

昆山有一个秀才的儿子王某,年轻时与一位邻居家的女子私下相好,两人往来频繁。他父亲多次责打他,却还是改不了。一天他因为欲事过度,胸部受了内伤,得了吐血病,怎么治都不见效,结婚刚三年就死了。他的妻子很伤心,几年后也死去。

[按]以前在皇宫中,有很多宫女因为怀春得了病。医生说:“需要派几十个年轻男子担当治病的药物。”皇帝按医生说的办了。过了一个月,宫女们都变得健康丰润,向皇帝礼敬谢恩。那些年轻男子也跪在后面,瘦得不成样子。皇帝问他们是什么人,医生回答说:“这些都是药渣。”王某自身已经成为药渣,还要再服药,又能有什么用呢?

【注】本书作者周安士,名梦颜,又名思仁,自号怀西居士。此则事例是他亲眼所见。

王沈二公(《感应篇集解》)

南宋开禧(1205~1207)初年,简州的进士王行庵,身体虽然虚弱,然而持身严谨,清心寡欲。他的表弟沈某,身体强壮,肆意于寻花问柳。王行庵屡次规劝他,可他还是不听。一天,沈某从外面回来,看到自己的妻子与别的男人在一起苟合,想取利器击杀二人,手臂却忽然抬不起来,长叹一声死去,当时只有三十一岁。

丁卯年(1207)冬天,王行庵得了病,请道士设醮祈福消灾。道士向天神禀奏,俯伏在地上很长时间,起身说:“查您的寿命,原来只有五十岁。因为两次不与别的女人发生私情,所以又延长了三十六年。”后来果然活到八十六岁。

[按]沾花惹草的行为,固然应当彻底杜绝。即使是夫妇之间,也应当彼此节制,相敬如宾。唐朝的薛昌绪,每次与妻子相会都有一定的礼仪,先让女仆传话多次,然后持着蜡烛到妻子房间,高谈雅论,吃些茶点后返回自己的房间。若想与妻子同房,就会提前请求说:“我为了传宗接代的大事,想和你确定一个相会的日期。”这么做虽然有些迂腐,然而矫枉必先过正,因此收录在这里,希望成为读者有益的借鉴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劝求寿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