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不和其室者

(附女人,共六则,二法、四戒)

夫妻关系不和,不是丈夫的原因,就是妻子的过错,通常两人都有责任,决不会双方都尽心尽力,却仍然相互抱怨。然而当今天下是男人的天下,不是女人的天下,所以家庭的不和睦,应当归罪于丈夫。俗语说:“人生莫作妇人身,百般苦乐由他人。”女人离别了自己的父母亲人,嫁入夫家,与他生死相随。可以倾诉心事的人,只有自己的丈夫。饿了要等丈夫回家吃饭,冷了还要惦记着给丈夫加衣。有脚不能随便出门,有口无处诉说委屈。以自己的身体侍奉丈夫的身体,离开自己的父母来孝养丈夫的父母。若是所嫁丈夫长期在外经商,或是四处游学,自己独守空房,形影相怜,这样的日子是多么难耐!我若四处寻花问柳,造尽恶业,沉迷于色情场所,独自享乐,一旦惩罚到来,全家都要遭遇灾祸,即使铁石心肠也会落泪!或是一旦富贵,便广纳姬妾,轻视自己的结发妻子。受苦受累的日子一心一意跟着你,有钱有势的时候却将她抛在一边,这也太无情无义了!普劝世人,安心于平淡的家庭生活,不要羡慕那些风流韵事。遇到美貌佳人,莫忘结发之妻。不然自己后世转为女人,一定也会独守空房,含恨落泪。

邬忆川(《节义传》)

四明的邬忆川,名孟震,二十九岁时,妻子何氏去世,他发誓不再续娶,终身不谈及男女之事。有改嫁后的女人,带着财物想与他发生私情。他气愤地说:“你自己不能守节,为什么还要来玷污我?”晚上有女人想与他私会,他就严厉地让她离去,但也从不声张出来。夜里自己带着两个儿子,一起寂然入睡,就像守寡的妇女一样。当地官员常赠给他一些粮食、布匹,还在他家门上悬挂“义夫”的匾额以示嘉奖。他的儿子邬元会,后来当了新安太守。

[按]《礼记·昏义篇》规定,婚礼时新郎必须亲自到女方家中迎接新娘,入门后向女方家长礼拜,献上一只大雁作为信物。这种传统礼仪内在的寓意,就是男女双方一旦结为夫妻,就应该白头偕老,终身不渝,不仅要求女子从一而终,做丈夫的也是一样。由于男子承担着传宗接代的责任,一旦妻子去世,家中无人操持,难以尽到孝养父母、抚育子女的义务。所以在古代的道德观念中,妻子的丧期结束后允许男子再娶,这也是出于无奈,并非由于男子当政,私自放宽对自己的要求。家中主妇去世后,若没有儿子支撑门户,或是由于无人操持家务,迫不得已才续娶后妻。如果情况不是这样,则夫妻结合本是人类生活的基点,为什么乾坤的正气全由女子伸张,而堂堂男儿却纷纷回避呢?邬忆川先生的卓越品格,令人心悦诚服,甘拜下风。

贾御史(《懿行录》)

明朝的贾御史,幼年时与魏处士的女儿定下了亲事。后来魏家的女儿眼睛失明,就想把聘礼退还给贾家,他却立即把未婚妻娶了过来。他的这位夫人由于自己眼睛不好,常想让他再娶一个妾,他却一直都不同意。后来贾御史的哥哥在户部当官,在京城娶了妾。贾御史的夫人就更想让他也娶一个,可他还是不同意。他的儿子贾衡,二十岁就中了进士,一直做到刑部主事。

[按]自古以来娶盲女的,唐朝有孙泰,宋朝有周世南、刘廷式、周恭叔、张汉英等几个人,详见《唐书》、《宋史》,此外就不多见了。贾御史的品行,古人也很难做到。而魏夫人也同样是贤良之妻,令人景仰。

史堂(《感应篇图说》)

史堂在原来身份微贱的时候就已经结婚,中进士后,常常遗憾没能娶富家女为妻,与妻子的矛盾渐渐加深,以致彼此分居。他妻子抑郁成疾,卧病多年,史堂却从不去探望。妻子临终时,在隔壁喊他说:“我马上就要死了,你忍心连看都不看一眼吗?”史堂竟然不加理睬。他的妻子死后,史堂感到内心不安,就听信邪说,用土制的器皿盖住她的脸,并用枷索捆住尸体。当晚,亡妻给她自己的父亲托梦说:“女儿嫁错了人,活的时候受到虐待,死后还要受巫术的诅咒。不过他也因为虐待我,自己的寿命和官禄全被削除了。”第二年,史堂果然死了。

[按]明朝天顺年间(1457~1464),都指挥使马良特别受皇帝的宠信,他的妻子去世后,皇帝常常好言安慰他。不久遇到马良好几天都没出门,皇帝感到奇怪,左右侍从禀告说他刚娶了新妻。皇帝非常生气,说:“此人连夫妻情义都不讲,岂能对我忠心?”令人用杖把他责打一顿,从此与他疏远。而像史堂夫妇二人,岂不是多世的冤家对头?“觑破怨家,各自寻门走。”莲池大师的话语意味深长。

裴章(《科名劝戒录》)

河东有个人叫裴章,他父亲镇守荆州时,有个神僧名叫昙照,曾预言他将来的地位有可能超过父亲。二十岁的时候,裴章娶李氏为妻。后来裴章到太原就职时,却把妻子一个人留在洛中,自己带上别的女人一同前往。李氏感叹自己薄命,就戒杀吃素,不穿用丝绸衣物,天天诵读佛经。十年后,裴章又遇到了昙照和尚。昙照惊讶地说:“我十年前曾说你一定会地位尊贵,怎么现在却全被削尽,究竟是什么原因?”裴章无法隐瞒,如实说了。昙照说:“你夫人活着的魂灵向上帝控告你,恐怕你要大难临头了。”过了十多天,裴章被他的部下剖腹杀死在浴缸中,内脏都出来了。

[按]李氏可以说是“觑破怨家,各自寻门走”了。

陈公子(其友曾向家君说)

嘉定的陈公子是儒生徐先生的女婿,他宠爱婢妾月兰,因此夫妻关系不和。恰好有一个算命婆到他家中,知道了这件事后,就向徐夫人索取重价,给她一个小木人,身上有七根针,让她悄悄缝在丈夫的枕头里,过三个晚上,婢妾就会失宠。徐夫人按她说的去做,半夜时,丈夫忽然狂叫,口吐血沫。徐夫人又惊又悔,取出小木人折断了。不久,徐夫人也狂叫起来,自称是“杭州万卷书”,过了十多天就死了,家业也因此衰败。

[按]丈夫固然不好,妻子也是咎由自取。丈夫和婢妾的业报,也都难以逃脱。

婆罗门妇(详《杂譬喻经》)

释迦牟尼佛在世时,印度有一个婆罗门,他的妻子没有小孩,妾生了一个男孩,丈夫因此很喜爱她们母子。妻子非常嫉妒,装作疼爱孩子的样子,把一根细针从婴儿的囟门扎入头顶,全家人都不知道,婴儿就这样哭着死去。妾因为自己孩子惨死而悲痛欲绝,后来对此事有所觉察,就问一位僧人说:“假如想实现自己心中的愿望,应该修什么功德?”僧人说:“如果能受持八关斋戒,有什么愿望都能实现。”妾就受持了八关斋戒,七日后死去。她死后转生为婆罗门妻子的女儿,容貌端正,不过刚一岁就死了,婆罗门妻子哭得比妾死了儿子还伤心。接着又生了一个女儿,比前面的孩子更漂亮,但不久也死了。就这样一连生了七个女儿都死了。最后生的这个女儿,长到十四岁,快出嫁的时候死了。婆罗门妻子天天伤心欲绝,不吃不喝。她女儿的尸体放在棺材里,不忍心上盖入殓,她就天天看着女儿的尸体,觉得容貌更加可爱,这样过了二十多天。有一位阿罗汉,化作一个僧人的样子,到她家中直言相告。婆罗门妻子这才有所醒悟,再看女儿的尸体,已经臭不可近。于是就请僧人给她授戒。第二天她想前往寺庙,忽然有条毒蛇挡在前面。僧人知道这条蛇是婆罗门妾的转世,就代它忏悔,解除彼此的怨仇。蛇死之后,又再次投生为人。

[按]薄情负义的丈夫,前面已经说了很多。心狠嫉妒的妻子所犯下的罪恶,又岂能宽恕?《正法念处经》中说:“女人之性,心多嫉妒。以是因缘,女人死后,多堕饿鬼中。”因此略举佛经中一个事例作为警示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劝不和其室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