劝少年

(共四则,二法、一戒、一法戒)

年轻人谁不想拥有财富,好淫者却贫困潦倒。年轻人谁不想金榜题名,好淫者却命运坎坷。年轻人谁不想早生贵子,好淫者却没有后代。年轻人谁不想健康长寿,好淫者却寿命短促。一日风流,最终落得终身困苦。若是胸怀远大的志向,切不可让自己孝养父母、抚育儿女的宝贵之身,片刻迷情于花柳之间。后生可畏,务必谨慎啊!

唐皋(《唐氏谱》)

安徽歙县的唐皋,年轻时在灯下读书,有一个女子想挑逗他,屡次把窗纸舔破。唐皋把窗纸补好后,在上面题诗道:“舔破纸窗容易补,损人阴德最难修。”一天晚上有个僧人路过他家门口,见到门上有块状元匾。左右悬挂两个灯笼,上面就写着这两句诗。僧人感到奇怪就上前询问,这才知道是神火。后来唐皋果然中了状元。

[按]窗前题诗,门外悬灯,其间的相互感应,比击鼓时发出声响还要快。

茅鹿门(《茅公文集后序》)

归安的茅坤,号鹿门,二十岁时到余姚求学,拜钱应杨先生为师。钱先生家里有个婢女,见到他以后,就假装到书房找猫,想与他发生私情。他严肃地说:“我远离家乡,拜师学习,如果对你做了非礼的事,怎么回去见父母?又怎么面对你的主人?”婢女惭愧地走了。后来他考中进士,文章名闻天下。

[按]不忘父母是仁,尊重师长是义,严守节操是礼,不受迷惑是智。一份不淫的心念,这四种善德全都具备了。

陆仲锡(《广仁品》)

明朝嘉靖年间(1522~1566),陆篑斋的儿子陆仲锡,才华出众。有次陆仲锡随他的老师邱某住在京城,暗中偷看对面住的一位美丽少女。邱某知道以后,不但没有禁止,还对他说:“都城隍最灵验了,何不向他祷告,帮你实现自己的心愿?”陆仲锡听了老师的话,就去城隍那儿祷告。当天夜里,陆仲锡忽然在梦中大哭起来,众人惊慌地向他询问。陆仲锡说:“都城隍正在捉拿我们师徒二人。”众人追问原因,他哭着说道:“城隍神查了一下我们二人的禄位,我名下写着应当中甲戌年的状元,老师名下什么也没有。城隍神把我们的情况禀告上帝,削去了我的禄籍,老师则被抽肠,以彰显上天的惩罚。”说完又接着哭起来。此时教馆里的仆人前来敲门,报信说邱某因患绞肠痧而死。后来陆仲锡果然成了一个贫困低贱的人,以此度过了自己的一生。

[按]选聘老师来培养教育自己的子女,千万要仔细慎重。邱某和陆仲锡师徒二人,就是前车之鉴。

莆田二生(《欲海晨钟》)

福建莆田县有表兄弟二人,他俩在一起求学,关系很好。其中一人容貌丑陋,但很富有。一人容貌俊秀,却很贫穷。貌丑者的妻子去世,想娶一户富家女儿作继室,但对方一定要先见到他本人才答应。他就恳求那位容貌俊秀的表兄弟,代替他前去相亲,富家看到来人后便答应了婚事。等到了婚期,女方又希望男方亲自去迎亲,貌丑者再次恳请他的表兄弟代他前往。刚到女方家,天上忽然下起了大雨,由于两个地方隔着山岭,道路难行,女方就让迎亲的人住下。他虽然再三谦让不肯,但又不敢说明真相招致屈辱。女方家里怕错过良辰吉日,又非让他们当天就拜堂成亲,他无论怎么推辞都不行。到了晚上,他不敢造次,只好和衣睡下。第二天雨下得更大,女方留他们再住一晚,他还是不敢亲近新娘。这样直到第三天,才把新娘迎娶回来。貌丑的表兄弟气坏了,跑到县里去告他。县令雷应龙亲自审问,这位容貌俊秀的表兄弟哭着把事情讲了一遍,查清事实后,县令对貌丑的表兄弟说:“你的未婚妻既然已经与你的表兄弟睡在一起,当然不能再嫁给你,你也不愁找不到妻子。”然后又对容貌俊秀的表兄弟说:“你在暗室之中也不做亏心事,所以上天把这个女子赐给你。原来的聘礼由我替你偿还。”于是给了他表兄弟三十两银子,让这个女子与他结为夫妇。

[按]想欺骗女方,却弄真成假。不欺侮朋友,却弄假成真。

欲海回狂》第一卷法戒录劝少年